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老炮兒影評觀后感

來源:http://www.novrnm.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7-05-07 09:22閱讀:
《老炮兒》影評觀后感


        故事從一件小事開始,說下個人老炮兒觀后感。
  
  賣煎餅的小販無照營業,被城管抓了,要沒收攤煎餅的車子。爭執中,小販撞壞了城管面包車上一個燈,城管抽了小販一個耳光。
  
  沖突即將升級,馮小剛演的“六哥”突然出現,靠各方都給“面子”,他主持了一個公道。他的解決方法是:小販賠車燈,城管收走煎餅攤子,小販抽城管一個嘴巴。
  
  整部電影的核心是“規矩”,六哥總是抱怨年輕人沒“規矩”。他所說的規矩,大到“父父子子”,小到怎么打招呼,天上天下無所不包。
  
  這些規矩滲透在日常生活里,劇中人都認同這套法則,因此這些法則才能不成文地永遠存在。胡同里的人深信這是普世法則,“放哪都是這個理”,這些(理應)超越時間空間存在的法則,讓六哥的人生充滿意義。
  
  沒有法則,六哥以前是個小混混,現在是個老混混。有了法則,六哥年輕時候是俠客,老了以后是義士。規矩就是闡述,是把行為升華成意義。因此規矩對于黑社會和類黑社會成員,總是至關重要。

  但是在實際操作上,有時候事情公正而不公義。比如上面這個例子,小販賠了錢、丟了生財工具,只得了個面子。如果六哥這樣做,他就不夠仁義,還是不能贏得尊敬。
  
  于是,是六哥自己掏錢賠給城管,又自己動手做了個煎餅車子給小販。如果六哥的錢不夠,他就號召大伙湊份子。“維護正義”的成本被老城區老居民的人情網承擔了。
  
  在武俠小說外的世界中,這個人情網就是“江湖”。江湖的主流成員不是俠客,是三教九流。這些人愿意參與這個人情網,就是所謂“義氣”。
  
  這個江湖安全網的韌性,可強可弱。有時候上萬元的事就快把這張網戳破了。可有時候,比如反清復明這種殺頭的事,都能被這張網兜住。

  下面就是正式劇情了。六哥是個老頑主,現在經營著胡同里一個小賣部,養著個小寵物八哥。年近六十,往事已如云煙。有一天,他幾乎斷絕關系的兒子曉波,惹事被一個闊少混混抓走,這個人叫小飛。個中因由簡直不值一提,你搶我女人,我刮你車之類,破爛小事。小飛是南方高官之子,和一群改裝車的人混在一起。
  
  六哥在市井中打聽出小飛一幫人的下落,找他們談判,對方提出賠10萬。于是六哥湊錢,千方百計地從“江湖”這張網上挖出10萬塊錢。——到此為止是全劇精華,后面的劇情開始滿街亂竄。
  
  六哥交贖金時,因為種種原因,車子的損傷變大了,小飛改要100萬。反正是出不起,小飛提議用比較好玩的方式解決,讓六哥用“規矩”闡述一下現在的情況,六哥提議“茬架”。——“茬架”是文革留下的重要非物質文化遺產,指提前約定時間地點的打群架,因為有時間準備,雙方都會發起總動員,最后人脈廣博者獲勝。
  
  胡同里,一群年過半百的中老年人積極備戰。觀眾期待著一場不合時宜的車鏈子大武斗,這時曉波被偷偷送回來了,雙方陣營里都有人覺得用“茬架”解決問題很蠢。這件事應該就這樣結束了。
  
  這時有些感人的家庭戲,曉波父子長談、六哥查出血癌等。
  
  結果曉波不小心帶回來小飛在瑞士銀行的對賬單,是小飛父親貪污腐敗的證據。小飛父親帶一幫人來找東西,把曉波打成腦震蕩,六哥的兄弟們義憤填膺,這個架是非茬不可了。六哥約小飛背后的一幫成年人,在荒郊野外用茬架分是非,然而他早把證據寄給中紀委。也就是說,他只是來報仇的。
  
  然而六哥在途中病倒,觀眾最后也沒看到一場板磚砸到腦門上的精彩高潮。
  
  最后一幕,幾天后,跟著六哥一起來的一幫老兄弟從看守所走出來。他們拋家棄口地又年輕一次,紅光滿面,心滿意足。
  
  
  
  這個略微有些失控的劇情,其實嚴格遵守著開頭那件小事所交代出的幾個規矩。那就是:
  
  1. 弄壞別人的車要賠償。
  
  2. 違法就要認罰。
  
  3. 打人不對。
  
  
  
  結尾來場廣場舞式的打群架,是眾望所歸。然而最后還是沒滿足觀眾這個小小的念想,大概是想說,暴力不能解決問題。雖是老生常談,但是放在一個永遠緬懷一個暴力年代的老頭子身上,顯得悲涼。
  
  No country for old man。你的規矩、價值、生活意義、崇拜對象、知識、經驗、光榮、愛慕,全都過時了。
  
  那個年輕的你,看著這個年老的你——因為他是個那么牛逼哄哄、直來直的青年——他也許會說:“你怎么還不死啊?”
  
  你覺得他說的對,因為你就是他。只不過,你到死也要貫徹那些規矩,只要你一直貫徹下,就能證明那是些超越時間空間的規矩,是宇宙真理。
  
  
  
  電影是關于四群人的故事:老一輩平民,年輕一輩平民,老一輩權貴,年輕一輩權貴。
  
  六哥是老一輩平民,他們曾經比權貴還權貴。加上六哥會打架,他是個閃閃發光的百姓貴族。在知道的人眼里,這個光芒一直閃耀到現在。
  
  小飛是年輕一輩權貴。這個故事的主要矛盾,發生在六哥和小飛之間。現在這個年代,會打架的只能當狗腿子,閃閃發光的是有錢人。
  
  現在這個價值體系中,“人情網”不是必須品。經過財富的累積和集中,有一小部分人能以一己之力承擔“維持規矩”的成本。他們不用湊份子,不用借錢,說一句:“不用還了”,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小飛就是這樣的人,他當然成了一群小混混的老大。
  
  而年輕的小平民,既不具有古老的“義氣”,也不擁有現代的“資本”。電影表現出的這些年輕人,是不講情義、冷漠無情的。資本的力量是那么大,“人情網”承擔風險的能力,在一個有錢人面前不值一提,依靠“規矩”還不如依靠資本。
  
  當年輕一輩平民對資本規則不滿的時候,他只能胡亂發泄一通。曉波偷偷勾搭妹子、偷偷劃別人車,不過是盲目亂撞,最后還要自己承擔后果。
  
  按照劇情安排,主持現代規則的小飛,對古老的江湖規則抱有仰慕之情。當然,他仰慕的是一言九鼎、尚義任俠的風采,而不是到處籌錢的窘迫。表面上看來,六哥和小飛之間的矛盾是故事主軸,但這并不是真矛盾,這場矛盾由鬧劇開場、鬧劇收場,兩人之間并沒有價值觀分歧。

  電影里還有兩個分支矛盾,是小飛父子、曉波父子之間的代溝。這種矛盾是必然存在、必然無解的,劇里果然也用親情打混過。
  
  代溝矛盾當然可以長篇大論,但是那也太文藝片了。你覺得這個是文藝片嗎?它看上當然像個文藝片,但它不是。它是正義必勝片,又稱為“主流賀歲喜聞樂見”片。因此它必須在劇情過完2/3的時候,推出一個大boss讓你看完過癮、過個好年。

  這就是六哥和小飛父親之間的矛盾。也就是崇尚暴力的老一輩人里,草根和權貴的矛盾。這本來是個真正的矛盾,但劇情沒有探討。所以總的來說,這應該是個很沉重的,帶有懷舊氣息和時代敏感度的片子,但它表現為一個鬧劇,鬧完了還要打boss,怎么喜慶怎么來。還是很適合合家觀賞的。
  
  但是它還要在頭上加個15秒的激情戲!你是要干嘛!你讓我怎么給我媽推薦???而且誰要看馮小剛的屁股啊???你們在想什么???把電影提高一個分級就為了秀馮小剛的屁股!值得嗎???你們捫心自問,值得嗎???
  
  
  
  啰嗦到現在,還有點閑話想說,就是關于現在流行的“中老年人喃喃自語”。
  
  這幾年來,各國都很流行拍中老年人的喃喃自語。為什么呢?也很簡單,因為抗戰勝利70周年了嘛。
  
  二戰以后,50年代爆發的嬰兒潮一代,現代都進入中老年了。他們和時代一起成長,從極壞發展到極好,把世界從暴力的舊社會建設成工業高度發達的新社會。現在他們走到中老年,他們從廢墟中一手帶大的社會逐步過渡給下一代,逐步脫離他們的控制,沒有他們參與的新興文化層出不窮。在他們看來,脫離舊文化的社會是失序的、全新的、不可理解的。雖然,他們也曾從更老的一輩人手里接過這個社會,并且狠狠大破大立了一番。
  
  這樣一個極大的群體,有喃喃自語的需要,應該被我們全面接受。這樣的題材重復出現,不能用“缺乏新意”一句帶過。青少年思春的題材被重復過多少次?哪個不是互相抄而且一個比一個矯情?只因為青少年有被理解的需要,這樣的題材就可以一再被消費,那么為什么老年人不能一再喃喃自語?
  
  就算中老年人否定我們,覺得我們個個是嬌氣不男不女孤僻貪玩的混賬,我們也要接受他們。如果說現代的新一代有任何值得驕傲的地方,那就是我們的文化更寬容。我們正在從艱苦奮斗的社會過渡到人文社會,文藝作品就是要描寫現在這個社會,包括它正在失的,和它正要迎接的。
  
  另一方面,必須要提一下中國電影一貫的,對年輕一代價值觀的否定。比如這個電影里,年輕人身上一無可取,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傳承”。也不只是中國電影,應該說,全世界中老年人都有“盡量保持現狀”的傾向,并且希望下一代接納這個守舊的價值觀,和世界上現存的所有舊的東西。
  
  我倒是覺得,社會要進步,必須鼓勵年輕人對舊的一切都有“批判——接納——批判著接納”這個過程。青少年文化必然是反叛的,只有從頭到尾反叛過一遍,才能客觀思考哪些是值得接納的。我們的社會不愿給青少年這個機會,不愿意讓他們有一個思考過程。
  
  被媒體贊賞的年輕人必須是戀舊的,他可以反叛他自己的父母,但必須崇尚一個更古老的東西,他不能徹底反思自己周圍的一切,并因此感到無助和憤怒。這是現在年輕人最常見的生存狀態,但是完全不能被文藝接受和表達,真是非常遺憾。
  
  
  對了,別人經常說我嘴賤,嘔出胃液也吐不出個象牙,好事都被我說的特別猥瑣。 觀后感 http://www.novrnm.live/yingping/8704.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novrnm.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秒速飞艇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