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死侍2:我愛我家》觀后感2000字

來源:http://www.novrnm.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9-02-02 09:55閱讀:
《死侍2:我愛我家》觀后感
伊比利亞的7

       市場上好像很久沒有出現如此一部充滿話題性的商業制作了。正所謂“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穿紅色緊身衣”,《死侍2》掀起的熱議一浪高過一浪,數億美元的票房更浪。但《死侍2》能夠引起巨大關注度和各方討論的原因并不是它的特效有多高級炫酷,或者故事內容有多新穎獨特,相反這兩方面尤其是后者只能用平庸來形容,甚至還有一些漏洞或問題。《死侍2》商業成功的原因可以歸結為三個關鍵詞:電影分級、彩蛋、第四面墻。


關于分級的問題是爭論點的最前沿。眾所周知《死侍2》在2018年5月就完成全球巡演了,但直到2019年1月下旬才在內地姍姍來遲。原因是你也懂的。先來簡單分類下美國的電影分級:



G級:大眾級,任何人都可以觀看。

PG-13級:特別輔導級,建議13歲后兒童觀看。

R級:限制級,建議17歲以上觀看。

NC-17級:17歲以下(包括17歲)禁止觀看。

特殊分級:未定級的電影(NR/OR);不準在大院線放映的電影(M/X/P)。



按照這個標準,內地的電影只有G級和非G級即特殊分級之分。《死侍1》因為屬于R級,自然與內地無緣。因為拍第一部時成本只有區區5000萬美元,又是如此定級,沒人對它報有多高的期望,能回本再賺些錢已經good,萬萬沒想到最終《死侍1》以全球票房7.6億美元成為史上票房最高的R級影片。有了第一部的inconceivable,第二部理所應當躊躇滿志再現輝煌。若要完成此偉業,必然不能忘記除美國之外的全球第二大漫威電影消費市場,因此費盡周折也要翻過千城萬墻進來。



又要繼承第一部的黃暴R級風格,又要在內地上映,等于做一盤菜要同時符合分別在東西半球兩個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共同點的口味,難度頗大。因此出品方開辟了一條從未有過的新道路把死侍運作到內地,令人佩服。在2018年5月北美公映完R級原版之后,出品方經重新剪輯并補拍后,在12月圣誕節期間限時公映了一部合家歡版,這個版本屬于PG-13級,時長134分鐘,比R級的119分鐘還要多出15分鐘,其中刪除了大約15分鐘不怎么符合資本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鏡頭,新增了大約30分鐘的全新高能鏡頭,老少皆宜。內地引進的便是這部合家歡版,并沒有刪減,還給它起了一個生動的名字——我愛我家。



合家歡版與R級版的具體刪減和新增內容就不一一列舉了,網上圖文并茂外加生動介紹的的分析文章比比皆是,都很精彩。合家歡版從一開始的睡前故事背景就直接告訴觀眾全片的基調,還有調皮的消音器和馬賽克,這些原本是一本正經嚴肅的審核部門習慣使用的常規武器,竟然被小賤賤拿來做消遣。就像劊子手的刀卻被拿去菜市場切豆腐。不但不回避這些“殺器”還主動去調侃,使用后的效果就是出其不意的搞笑。然后在實際演出中,因為明確知曉規則底線,所以角色故意地多次在邊緣處試探,每當要踩到剪切紅線時腳就是不落下去,反而在上面來回兜圈,有種“你生氣卻又能拿我怎樣”的感覺。拿分級與審核光明正大地開搞,安全又刺激,這部劇賤賤的風格真是由內而外散發的。



在彩蛋方面我個人對它又愛又恨。眾所周知《死侍2》號稱史上最多彩蛋的超英電影,據說全劇共計有幾十個彩蛋,僅在片尾就有8個,。能在一部電影中巧妙融合如此多的彩蛋無疑是高難度的驚喜,但對像我這樣對超英電影涉獵極為有限的人來說就是高八度的可惜。在影院里看到旁人心領神會而忍俊不禁,對比的是基本一無所知的我和如同貓爪在撓的心,真是梗到用時方恨少。



放在片尾的彩蛋甚是調皮,在出現順序上放在了兩次字幕之后,而且越到后面越釋放自我,專門調侃了《綠燈俠》和《金剛狼》。不過在第一次字幕之后多數觀眾就不耐煩地離開了,沒能等到最后一幕的感人至深。片尾的最后一幕是大家感同身受的,因為專門制作了致敬斯坦·李老爺子的彩蛋,對超英再空白也不會不懂這份精心制作的感動。有強大的影迷找到了89個彩蛋,盡管看了解析之后還是一知半解,不過還是要分享出來,爭取早些日子可以把這些點都get到。



無論是在突破內地電影審核的小花樣,還是數不清的彩蛋的展現,包括電影本身的表達方式,無一例外的用到了同一種技巧,我們把它稱作打破了第四面墻。第四面墻(fourth wall)是戲劇中的術語,因為觀眾視角的存在,鏡頭下的演員會在一面三壁鏡框式舞臺中表演,第四面墻正是觀眾,傳統的戲劇表演中對演員來講這是一道嚴密封閉的墻,演員在劇中表演,并不會接觸到觀眾。如果當演員在表演的過程中,與觀眾有互動,舞臺上或鏡頭下的演員直接對觀眾說話,即劇中演員跳出戲劇本身,或將觀眾拉入劇中,突破了傳統的三壁鏡框,這就是打破第四面墻。



這種做法可以明顯提升電影的喜劇效果,國產劇中如《新編輯部的故事》、《武林外傳》就經常應用打破第四面墻的表演方式,還有周星馳的無厘頭戲劇,也經常可見用這種方式來增加笑料,甚至有些片段已經成為經典。《死侍》將這種方式運用到極致。在當今表演不斷追求沉入角色的代入感時,《死侍》反其道而行之,它時刻在代入與間離之間來回自如切換,最終保持間離效果。



眾口鑠金的世界三大表演體系(因為實際上并無官方認可)中,把表演形式分為三派,分別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體驗派、布萊希特的間離派和梅蘭芳的京劇藝術派。實際上只有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真正成體系的表演學說,他主張演員與角色合一,提出了雙重生活論,認為演員應該“一面勤于感受,一面像騎師駕馭烈馬似地引導和控制自己的感受,以使觀眾也有所感受”。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體系基礎上,布萊希特結合新的演劇理論方法,才提出了一種新的表演形式——“間離方法”,又稱“陌生化方法”。“間離方法”要求演員與角色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要把二者融合為一,演員要高于角色,駕馭角色,表演角色。《死侍》表演的成功就是在間離上運用得當,讓觀眾時刻與故事情節時刻保持距離,讓觀眾的眼睛和心同時留在影院,用游客的心態觀賞電影。



這樣做就有了“人至賤則無敵”感覺。開頭提到的迎接內地審核,電影伊始就以睡前故事的形式,毫不避諱地說起了關于電影審查的事情,翻譯一下就是“我很清楚你們那一套尺度,省省心吧,不用費心剪了,因為就是按你們那一套量身定拍的”。然后順帶肆無忌憚毫不客氣地調(feng)戲(ci)了一番。《死侍》的“賤”還表現在絕不僅僅diss審核機制,還會diss影(gang)迷(jing)。《死侍》在故事邏輯上的確just so so,硬傷如果找還是不少。而電影居然會以對話形式自問自答,主動提出存在的bug,再置之不理,完全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翻譯一下就是“我都知道你們的評論套路,但爆米花電影而已,別當真”。這樣反而會使真正想吐槽的影迷會(suan)心(ni)一(niu)笑(bi),不得不“原諒”剛剛默默碼好準備不吐不快的bug。像這樣的“坦誠”,還有很多。



在打心理戰上,《死侍》贏的痛快,仿佛洞穿了各種觀影口味和游戲規則,用表面玩世不恭實際又不可褻玩的姿態出現在大熒幕上。給一個原本簡陋的故事加上了俏皮又華麗的裝飾成為一段神奇的演義。故事本身確實比較簡單,核心主題也從第一部的對女友愛情與自卑的矛盾,轉移到如今第二部對兒童的關愛,升華了“愛”的層次。最后韋德走過水墻恢復原貌的情節甚是驚艷,經過整個故事發展,電影給“美貌”的定義絕不僅停留在最外層的表面上,更深層次的是韋德對自己心靈的救贖。韋德失去外表后得到的也不僅僅是超能力,關于愛,關于責任,韋德有了更多真切的體會。 觀后感 http://www.novrnm.live/yingping/12947.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novrnm.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秒速飞艇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