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觀后感范文 >

《霍亂時期的愛情》經典影評10篇

來源:http://www.novrnm.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8-06-13 08:13閱讀:
《霍亂時期的愛情》經典影評10篇


  《霍亂時期的愛情》是一部由邁克·內威爾執導,哈維爾·巴登 / 喬凡娜·梅索茲毆諾 / 列維·施瑞博爾主演的一部劇情 / 愛情類型的電影,觀后感小編精心整理的一些觀眾的影評,希望對大家能有幫助。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一):是執著還是錯誤

  在愛情中,我們往往都會遇到這樣的時刻,當初心心念念說好要在一起的人,突然跟你說不愛你了。我們流淚,思念,瘋狂,希望他能回心轉意,覺得整天整天都是灰暗的,直到他重新跟其他人在一起,才開始驚醒自己,哦,到時候要忘記他了。

  時間是療傷最好的良藥,浮躁的我們一定會漸漸淡忘原本執著的情感,也許你會說我能等你,但時間僅僅是一個月,一年,四年,但無法做到的是一輩子。

  看完這部片子,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到底男主角的這個選擇是對愛情的執著還是人生的一個錯誤。

  人類做事情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越往后做,越容易忘記自己原來的初衷。一開始我相信他的出發點是對女主角的愛,但是當他與其他的女性都發生了關系,他開始放縱自己,卻又騙自己說,內心依舊純潔。那他與那個悲哀的被老公殺掉的美麗女人之間的感情又是什么呢?可以篤定說他不愛她嗎?或許一直支撐他走下去的不過是他對自己愛情的執念罷了。但誰又能說這不是愛情的一種方式呢。

  追究不出的原因,還是不要去深究了。只要他還是一直都無法忘記她,就是愛的證明。

  影片中最讓我心生羨慕的是那棟有著明黃顏色的房子,有大片花朵的臺燈,草綠色的百葉窗,綠意盎然的小花園,和那段南美洲的情緣。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二):霍亂時期的愛情

  下雨沒出去,就把《霍亂時期的愛情》翻出來看.每次看感受都會多一些,就象馬爾克斯滿臉嚴肅地說:“世界上沒有比愛更艱難的事情了。”的確沒有比愛更難的事情了.

  一本好的小說,都會有些細節讓閱讀者忍俊不禁。比如在《霍亂時期的愛情》第二章,當阿里薩把他表示“忠貞不貳,永遠愛她”的情書掏出來給費爾米納的時候,從扁桃樹的枝葉中掉下一攤鳥糞,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費爾米納用來接信的繡花繃子上。這個細節一方面消解了前面營造出來的阿里薩的愛情的純潔性,此外還有一定的象征意味,暗示著愛情的不可信。這個觀點,一方面從阿里薩幾十年里對情欲的追逐,卻在費爾米納面前說“我一直為你保持童貞”可以看出。當然,阿里薩這里說的“童貞”應該是精神層面的。他曾試圖保持肉體上的貞潔,這一點在他面臨清潔女工的色誘時提到過。但當他失貞并感覺到肉欲的快樂后,他開始主動追逐并以此為樂。不能說他對生命中的其他幾個女人沒有愛,但卻反過來說明愛不是純潔的,也不是唯一的。至于費爾米納,我懷疑她從頭到尾就沒有愛過阿里薩,也沒有愛過烏爾比諾醫生。她與烏爾比諾醫生的結合是世俗婚姻的典范。而費爾米納年輕時與阿里薩所做的一切,無非是情竇初開,或者是受到對愛情的浪漫之想所驅使。所以,當她旅游回來,第一次見到阿里薩的時候,她的心思轉變得那么迅速而且毫不猶豫。那意味的對愛情的種種浪漫之想的幻滅。在烏爾比諾醫生死后,也就是她再度接受阿里薩后,也并非為了愛情。這里面,有她見到阿里薩社會地位提高的世俗因素,有晚年凄涼尋求慰籍的動機,也有對年青時候的懷舊情緒。這時候,肉欲從愛情的舞臺消隱,兩位老人互相愛撫無非是對生命的一種渴求。他們太老了,老得不能做愛,當然,也沒有了愛。

  小說寫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愛的故事。他們在二十歲的時候沒能結婚,因為他們太年輕了;經過各種人生曲折之后,到了八十歲,他們還是沒能結婚,因為他們太老了。在五十年的時間跨度中,馬爾克斯展示了所有愛情的可能性,所有的愛情方式:幸福的愛情,貧窮的愛情,高尚的愛情,庸俗的愛情,粗暴的愛情,柏拉圖式的愛情,放蕩的愛情,羞怯的愛情……甚至,“連霍亂本身也是一種愛情病”。

  小說中的費爾米納容貌美麗、自負而又自尊,被稱為“戴王冠的仙女”。費爾米納無疑是幸運的,因為阿里薩和烏爾比諾兩個男人都追求、崇拜她;不僅如此,她的幸運還因為作家對她的偏愛。這與作家本人的身世相聯系。馬爾克斯幼年時生活在外祖父家,家中只有他和外祖父兩個男人。馬爾克斯受到了外祖母、姨媽等許多女性的寵愛,妻子梅塞德斯則與他琴瑟和鳴——這些背景促使馬爾克斯形成了尊重、理解、同情女性的婦女觀。馬爾克斯曾說過,婦女能支撐世界而男人們只知一味推倒歷史。(參見《番石榴瓢香》);另一方面,初戀的阿里薩與費爾米納身上還有著作家父母親的影子。于是,幸運的費爾米納便成為小說中舉足輕重的人物。阿里薩和烏爾比諾都是在第一次見面時就愛上了她。對阿里薩來說,“那偶然的一瞥,引起了一場愛情大災難,持續了半個世紀尚未結束。”在阿里薩狂熱的激情席卷之下,費爾米納也狂熱起來。但由于她父親的阻撓,二人的感情受到了重創。不過,兩人沒能結合的根源并不在此:它或許緣自費爾米納熱情冷卻之后的一種遠距離靜觀、或許緣自生命之本能、或許緣自人性的弱點、或許緣自世俗的誘惑……總之,作家沒有對愛情河流中的礁石視而不見。費爾米納只以一句“不必了,忘了吧”就輕易地將阿里薩送入到愛情旋渦里達五十年之久。馬爾克斯的這一筆處理,出人意料而又相當真實,干脆利落而又余味悠長。

  在半個世紀的漫長光陰里,阿里薩在數不清的女性肉體上尋找和迷失,盡管他在內心說“心房比婊子旅店里的房間更多”,但那些心房的墻壁可以輕易酥塌,于是那闊大的心房里裝著的又只是“戴王冠的仙女”費爾米納了。他固執地以為他最終能與她結合。可是,對阿里薩來說,那難以實現的愛情又并非牢籠,他的意志在愛情的苦海中自由戲耍,甚至沒有顧及到可能沉沒的危險。可敬的上帝制造了他的本能,卻對他這種懸于本能之上的“愛情”無可奈何,甚至會感到受了威脅。

  費爾米納與烏爾比諾之間又是另一類的愛情,它如溪水般平靜、遲緩卻偶有跌宕。相對費爾米納與阿里薩的愛情,或許我們可以在其中找到更多的世俗的東西。但作家并沒有對它加以否定;恰恰相反,老馬爾克斯甚至把“幸福”這樣的字眼用到了上面。在“愛情”與“婚姻”的疊合、交錯中,作家認為“夫妻生活的癥結在于學會控制反感。”馬爾克斯還說過:“男女雙方的結合,如同整個生活歷程一樣,是一件極其難以處理的事情,它必須從最初的時刻天天開始,而且必須在有生之年天天如此。”(《番石榴瓢香》,第25頁)這是一種有收斂的愛情,要想讓它細水長流,就必須做出相當的努力乃至學習。不過,費爾米納與烏爾比諾并沒有把作家的謹慎告誡放在心上:兩人的愛情雖被作家安排在這個模式下,但并沒有進入自覺狀態,遠未達到作家所希望的那種境界。

  顯然,阿里薩、烏爾比諾所代表的是兩種有很大差距的愛情;前者是激情的也毋寧說是帶有幻想性質的;后者是理智的也毋寧說是帶有世俗性質的。兩者之間,并未見作家有多少傾斜。其實,這兩種愛情恰恰是作家兩個精神層面的體現——老馬爾克斯既充滿激情與活力(文學家之個性),又有一顆世俗的平常心(人之共性)。在《霍亂時期的愛情》中,瑣屑與高尚、變幻與永恒、平淡與傳奇、肉欲與靈欲、理智與激情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使人難以給“愛情”以明確定義以及種類之劃分,這是愛情的魅力,恰也是小說的偉大之處。

  費爾米納與阿里薩在船上掛著標志霍亂的旗幟,在被糟蹋、污染的河上來回游戈,人類遭遇了凄涼的境遇——愛沒有世俗存在的理由,生命的殘酷規律更能摧殘一切。當他們拋棄了世俗,并肩站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更像是一對戰友,如果硬要說他們有愛情的話,那也是在無奈之下感情的妥協。人生的底色是蒼涼,而人性的底色就是涼薄,這才是永生永世。

  馬爾克斯終于揭示了真理:愛情是世俗之中的愛情。愛的真相是:“世上再也沒有比愛更艱難的事情了。”

  經典話語:

  “我對死亡感到唯一的痛苦,是沒能為愛而死。”

  軟弱者永遠愛情的王國,愛情的王國是無情和吝嗇的,女人們只肯委身于那些敢做敢為的男子漢,正是這樣的男子漢能使她們得到她們所渴望的安全感,使她們能正視生活。

  她從來沒有想到,好奇也是潛在的愛情的變種。

  一個人最初和父親相遇之日,也就是他開始衰老之時。

  “社會生活的癥結在于學會控制膽怯,夫妻生活的癥結在于學會控制反感。”

  找出兒童和成年人之間的差別,對她來說殊非易事,但分析來分析去,她還是更喜歡兒童,因為兒童的觀念更真實。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三):有些東西不能懂,那么也許永遠就這樣了

  這個片子其實看得并不十分盡心。一路下來都是心不在焉的昏昏沉沉。然而,那句“我等這一刻,已經有51年,9個月,零4天... ...”卻開始讓我無端的不安,隱隱到最后

  半個多世紀,我一眼望不到邊的漫長。我想這幾乎是一個人的大半生了。傾盡一生心力,全部付諸一段水月鏡花般的感情,這常人不能理解的浪漫,到底是不是值得?把愛情放大成畢生追求,這奇跡一般的執著在我等看來這幾乎算是種浪費了...可是我等凡塵俗子豈能知曉個中神奇... 當事人或會覺得無比的幸福吧

  太美好的情節,大概只在電影里存在。也許是病中緣故,結局并不凄傷,可我看著那天高云淡的景色倒映在湖面上,心里卻滿滿的全是悲涼

  其實的其實,除去某些讓人不舒服的細節們,這個故事基本上可以算是童話

  想到童話,又開始走神。想起某人評價某某:你是生活在童話里的人,總是把愛情想得太美好,容不得半點瑕疵...

  時隔一年,回想起來仍然是無奈。又能如何,他使盡渾身解數為她撐起一出縹緲美好的童話,最后還是逃不過注定的早早落幕,曲終人散。兩人黯然退場,各奔前程,現實中童話外面的感情,也許多半都是不過如此

  就算結局圓滿,分分合合的最后她終于嫁了他,好看的故事也到此為止了。就像小時候童話里慣常的結尾:公主和某某過上了幸福的日子。 之后的幸福也好,乏味也罷,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成了不足為外人道也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四):等你,是我一生的宿命

  等你,是我一生的宿命

  記霍亂時期的愛情

  早聽聞馬爾克斯的這部作品,看見愛情兩個字腦海就浮現張愛玲的話:愛情本來并不復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即是如此便沒有非看不可的念頭,直到說起「悲觀主義的花朵」畫北以此為例,才決心一探究竟。

  年輕的阿里薩心潮澎湃向費爾米娜表白,寫了一沓像書一般厚的情書,表達他熱烈的愛慕之意。寢食難安等著她的回復,母親說:好好感受你的痛苦吧,趁你還年輕好好體驗,愛情的折磨,盡情去體驗,因為這些事情不會持續你的一生。然而阿里薩卻為為這份愛情堅守了半個世紀。聽見教堂醫生死去的喪鐘,年邁的阿里薩拋開赤裸的情人繼續他半個世紀前無果的表白。

  等一個人,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氣?燈火闌珊,母親見父親還沒回家就已經食不下咽。隔幾分鐘熱一次飯,聽到樓下的車聲就赤腳跑出去看。短短幾個小時的等待都能讓她坐立難安。我要怎樣相信這半個世紀的等待不是古老的傳言?不是只有希臘神話才會講柯麗泰為等阿波羅變成向日葵;涂山氏等歸家的大禹變成石頭嗎?

  楊過因為斷腸崖的幾個字可以苦等16年,尚覺得驚天動地;王寶釧苦守寒窯18年,更是瞠目結舌。半個世紀要怎么熬過去?還要看著她嫁作他人婦,喜怒哀樂一顰一笑都與你無關。難道時間都不足以磨滅一份無望的愛情么?或者真如七堇年所說:我見過你最深情的面孔和最柔軟的笑意,在世態炎涼中,燈火一樣給我茍且的能力。

  這樣的情節,我終究不敢抱有奢望。像江濱柳與云之凡,分別后各自組建家庭,奄奄一息時顧念余情未了執意尋到對方,反倒覺得貼切。等待是孤獨的,人山人海就應該邊走邊愛。阿里薩耗盡余生去等一個新的開始,年齡并不能阻止他去愛。他在信中寫到:人類的本質,對時間的流逝有抵抗力的,我們內在的生命是永恒的,也就是說我們的青春和精神保持活力,正如我們燦爛年華時。這恰恰解釋了我內心的困惑。

  等一個人,可以是一生的宿命。金先生一生未娶,逐林而居,搬到林徽因家對面每天能看到她就好;孩子似的討要林的詩。至于梁先生娶了二妻后,感嘆生活原來可以如此簡單那是后話。五羖大夫百里奚等到70多歲最后與妻子孟氏以主仆身份相遇,老淚縱橫。垂暮之間的阿里薩與費爾米納開始約會,遲來的接吻和相擁,53年的等待真是守得云開見月明。費爾米娜羞愧自己有年老的味道,遮掩著干癟的乳房嶙峋的軀體,阿里薩顫顫巍巍地占有她的身體和她做愛:待到春暖花開,秋天的綠意爬上枝頭,正如我對你的愛情。你若不來,我怎敢老去?

  瓊瑤劇說,等了一輩子、怨了一輩子、想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卻仍然感激上蒼,讓我有這個可等可怨可想可恨的人,否則人生就像一口枯井了無生趣。搗盡寒灰,倚門眺望,催促著「式微,式微,胡不歸?」比朝朝暮暮的愛情更百轉千回。若愛在遠方,為伊消得人憔悴,寄一封芒草信交待他: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五):If it was love or not

  在霍亂時期的愛情 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這部電影的點評中,除了對男主Florentino外貌的不可接受,充斥著對經歷半個世紀等待后,兩個古稀老人同榻共枕的平靜溫暖的感慨,即便是那些認同‘百無一用是深情’的童鞋(這個標題我喜歡)。而我實實在在喜歡她的丈夫Doctor。

  ——“He's not a person. He's a shadow.”

  Fermina重復頗多的臺詞是“What is between us is northing more than an illusion...”。無論是她再次見到他時,真的realize了,還是他已成為一個影子,如影隨形,如影隨心。人們總是糾結于愛情的來與去,愛是存在過。

  高傲的婆婆在家庭聚會八卦她父親的時候,她的丈夫幾次伸向她,握住她的手。

  她的婆婆數落她,She does not eat eggplant and does not play the piano. 她丈夫隨即 But she is learning the harp.

  當她們討論到那個神秘的男子Florentino的時候,她艱難表達的那句,He's not a person. He's a shadow. 只有她的丈夫捕捉到了她的敏感,體會到了shadow這詞的分量,你看他的眼神,一個想走進妻子內心的男人。

  我想,Fermina所謂的illusion總在一些時候,沖出潘多拉的盒子,狂歡舞蹈,否則,她怎么會以period拒絕溫存,她怎么會說You don't see him,but I do. How joyless I am now. Would I have been happier with him? 現實中,有多少人會迷失于這個悖論也是謬論,如果和他在一起,我會更快樂嗎?

  Doctor隨后去拜訪了Florentino, 我相信他是故意的,但他表現得紳士及可愛。

  ——“The important thing in marriage is not happiness but stability”

  那年,他們一見鐘情后,Florentino向Fermina求婚,她矜持后回答,好的,只要你不讓我吃茄子。幸好豆友的評論提醒我,才讓我回味起,結婚多年的一個夜晚,Doctor讓妻子嘗一道菜,妻說Dilicious,問道,What is it?--Eggplant. 隨后她嬌嗔道:More, Please.之后Doctor就說了那句婚姻中至關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穩定。她說And love. Nothing is more difficult than love.

  怎樣才算愛,如何去愛。

  如果說Florentino的愛是詩,Doctor與Fermina之間就是一場探戈。

  ——“Only God knows how much I loved you.”

  當我再回到片頭,看到Doctor摔下后的場景,心里是多么難過,我多么得不希望Doctor走了。

  Fermina是愛他的嗎,否則她為什么會那么難過,否則Florentino在Doctor去世后來找她,她會如此憤怒。否則在Doctor有了3個月的背叛后,親自來接離家的她回去的時候,她會說Thank God,Thank you!

  在最后,Fermina說:Juvenal is a good man. Is a good husband. I can't imagine a better one. But when I look back, I suppose there were more difficulties than pleasure. Too many useless arguments. Too much anger...It's incredible, how one can be happy for so many years in the midst of so many problems, so many squabbles. Damn it. And not really know if it was love or not.

  或許Fermina的愛來源于他的desire,Doctor的愛卻在現實生活中打磨,作為丈夫,他對妻子的包容,愛護,嘗試理解,犯錯,反省...以及死前的眼淚及那句話。那就是我實實在在喜歡他的原因。

  在Fermina暮年的時候,Florentino的信給她帶來平靜,他的陪伴令我們真的感覺到他們就能stay like this...Forever.

  然而在現實中"if it was love or not"? 唯有珍惜共同走過那段路的人。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六):愛的路上 默默不死

  “愛情是一種優雅,不是達到某種目的的手段。愛就是全部,起于愛情,終于愛情。”這樣一句臺詞,相信每個心中有真愛的人都會記憶深刻。

  這不是個多么浪漫的故事,不像海報上那么香艷,甚至更多的是殘酷。時光,愛情,婚姻,霍亂……那些看似悠遠的異域風情之下,是一個人用生命的過程去實現一次愛的苦痛,也只有苦行者才知道“修成正果”需要多少無援的堅持。

  他可以勾引到無數個女人,也可以為她保留處子之身。這是痛苦的,他用無數的女人來彌補這種痛苦,他的目標又很明確,他只愛她,這幾乎是他生活的全部意義。他的愛太過純粹和濃烈,找不到釋放的出口,卻只能將自己灌醉。

  他是一個傳奇,是為了愛情而生的人,為自己的她守候了一生。從情竇初開到耄耋之年,他們之間錯失的那些時光絲毫不能沖淡他執著的愛情。每一次與她邂逅或是擦肩而過,他的臉上都寫滿幸福,哪怕是失落的眼淚,都帶著愛的寬容。無論他流連于誰的懷抱,他愛著的,都是她。

  電影的最后,當已年過七旬的他和她在郵輪上金色的陽光中擁吻時,時間仿佛都是靜止的。一生漫長的等待與求索,仿佛都凝固在那一刻。我相信那就是生命的永恒。他的一生都在等待這一天,在船上,老得變了形的兩人盡享黃昏戀,甚至用身體表達感受。雖然他們早對身體上的感覺遲鈍起來,但這讓他們在精神上更加進了一層。我想小說電影的結局之所以讓他們靈肉最終得以親近,是為了安慰浮生中那些用生命去愛的人,因為他們可能早早的絕望,可能死在默默愛著的路上,他們的生命沒能像這個電影里一樣,愛是一瞬也即成為永遠,在和她相擁的時候,53年的心靈折磨突然變得輕若鴻毛。浮生中誰會這么幸運呢?而此時的她之于他,會慢慢的,生出一個陪伴和依靠。

  最終,他和她相守在這艘船上。從此,這艘船將永遠不會靠岸。

  注:本篇為轉發。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七):愛情以霍亂的名義

  馬爾克斯以《百年孤獨》而登上諾貝爾文學獎之巔,但我冒然地估計他的此書在中國讀者從頭至尾讀完而留有清晰印象的或許不會比他的另一著作《霍亂時期的愛情》(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更多。自己讀過兩遍《霍亂時期的愛情》而一次也沒讀完《百年孤獨》,只因讀馬爾克斯的著作或許在太年輕時不會深刻地體認作者想要表述的思想。

  曾經最喜歡的是女人,其次是足球,這里的女人當然應該是一種愛情的美好憧憬,對愛情的一種最真切和最美好的期盼,這和大多數男人一樣,那時還因為看了《霍亂時期的愛情》中那位男主人公Florentino,在書中有兩句話有些感人:一句是“對于死亡,我感到的唯一痛苦是沒能為愛而死”,第二句是男主人公Florentino在有了與623個女人性生活的經驗之后仍然以霍亂的名義讓那游輪停靠而享受與女主人公Fermina之間的愛情并說了一句 “Fermina,我為你保留了處子之身。”

  在中西方著作中,往往都會寫一位女士對一個心儀的男人終生守護愛情的信念,而《霍亂時期的愛情》卻表現了一個男人執著一生守候他終生所愛的愛情史詩,盡管在我們早已被從思想與精神的天堂拉回到了世俗的生活中,這樣的故事顯得不那么讓人可信。

  電影的畫面如此的美麗,南美風情古樸而民風純正、遠鏡頭的南美海邊城鎮、金剛鸚鵡、舊式游船、熱帶叢林和河流都讓人神往,電影中那首主題曲《 Pienso En Ti 》卻沒有南美之韻卻更似發自珠穆朗瑪峰頂天籟之音,男主人公MS很熟悉是《深海長眠》里那位安樂死不懈抗爭者……

  拉拉扯扯寫了這些,其實就想說一句話:有了愛情、厭倦了足球、喜歡了讀書,其實每周看上一部電影,是可以讓人更輕松而愉悅、更平靜而顯恬淡,因為電影中有自己永遠也無法真正擁有的東西……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八):因為沒愛過,所以愛錯...

  年輕的Florentino Ariza因送一份電報到Fermina Daza家而對其一見鐘情!一見鐘情終究是可怕的字眼!一份愛等了53年之久...

  愛情是什么?...不對!應該說愛是什么?!愛就是等待?等待著你愛的人來愛你?等待著你的愛變成現實?等待著用時間來拯救你的愛?以前總覺得愛,可能對于女人來說是最可悲的,可沒想到,愛的殺傷力這么大!似乎無論性別,所有人都逃脫不了!

  雖然Florentino Ariza執著的等待著這份愛,卻始終還是沒能忠誠于它啊!623個女人...多么龐大的數字!是報復?還是?

  "愛錯!" Florentino Ariza愛錯了!因為沒有愛過,所以愛錯!雖然他證明了等待也是行動的一部分,只是他愛錯了!他把他的愛給錯了人,結局雖然還算完美,他也算幸運地等到了!但...

  我也很矛盾,我很想批判他的愛情觀,覺得他愚蠢...但我對他執著的等待由心的敬佩!總以外青春是女人的專署!53年啊!何止是青春,簡直是賠上了大半生的時間!其實更多的是羨慕啊...

  心會累,愛會冷,這是感情必經的過程,只是有人就放棄,也有人愿意等!等待終究愛錯的人!卻分外感覺幸福...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九):不是愛情,是信念

  原諒我是個多么現實的人,看完了之后我唯一的感覺就是不可信,那種純粹的愛情不可能單獨存活那么久,我覺得支持男主人公的不是愛情,而是信念,就像每個人都要給自己的人生設置一個終極的目標一樣,他的目標就是要跟女主人公在一起,這就是他的信念。當白發耄耋的男主人公終于跟同樣白發耄耋的女主人公一起登上輪船,開始漫游時,我受到的震撼絕不亞于看到肖申克從監獄里爬出來在暴雨中仰天長嘯的那一刻,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堅不可摧的信念的可怕力量。

  也許是沒看原著之故,有人說作為小說的《霍亂時期的愛情》是不適合被拍成電影的。但不管怎樣,這部電影是我喜歡的類型,畫面、配樂都太美了,任何電影滿足了這兩點,我就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霍亂時期的愛情》影評(十):愛情應該是一場霍亂,永遠無法治愈。

  電影《霍亂時期的愛情》的結尾是,76歲的阿迪斯和75歲的菲爾米娜躺在床上,愛意綿綿。

  阿迪斯等待了54年的愛情終于得到皈依,他說他從來沒有感到這樣幸福過,他說真正無限的是生命,不是死亡。

  阿迪斯是愛情的忠誠信徒。

  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阿迪斯就是因為在送信時多看了菲爾米娜——這個美麗的姑娘一眼,命運的浩劫就從此啟動。他開始給夢中情人寫情書,情書總是這樣開始,“my crowned godness……”后來因為菲爾米娜父親從中阻攔,加上霍亂蔓延城市,菲爾米娜和一個醫生結婚了。

  阿迪斯從此開始了一生的等待。他偷偷窺視菲爾米娜的生活,和不同的女人做愛,他用這種方式繼續思念,緩解痛苦。

  每跟一個女人激情過后,他都用小本子記錄下,一共是622個女人,但阿迪斯說他依然為菲爾米娜保留著處子之身。

  這是一個具有詩人氣質的愛情病人,他曾把輪船局的公函寫成情書的樣式,船長對此大為不滿,而他說但沒有愛情是不可以的。

  菲爾米娜的丈夫死去的喪鐘敲響時,菲爾米娜正跟一個年輕的姑娘在床上,他很謹慎地停下來,走到窗前遠望,當他確定是自己的老情敵死去時,他對身邊光著身子的姑娘說,你該去學校了。

  阿迪斯終于得到他愛情的封賞,那個75歲,滿臉皺紋、渾身贅肉、胸部下垂的女人,那個倍受歲月摧殘的女人。兩個老朽在恩愛纏綿時,場面極其圣潔,又極其詭異。

  愛情應該是一場霍亂,很多人因此死去,很多人為此受傷,還有很多人攜帶著病毒瘋瘋傻傻地茍延殘喘,卻永遠無法治愈。

  當然,如果是真的愛情。

  舊文。

  電影看過后不久旭子送來了同名小說,天神馬爾克斯巨著,小說就顯得更細膩深邃,而愛情的震撼力依然強大。

  只是在瘋癲、清醒,妥協、執著,骯臟、純潔的糾纏較量中,愛情,到底是什么?用什么證明?用什么銘記? 觀后感 http://www.novrnm.live/fanwen/11352.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novrnm.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秒速飞艇 网站